我的挪威10年–Happy landing

虽然标题是我的挪威10年,但是按照入境挪威的第一天开始计算,来挪威已经超越了10年6个月。从当年的两个人携带两个皮箱来到挪威,到今天收获了两个孩子,不得不感概时间的飞快,我们也从当年的挪威文盲变成今天的挪威生活通。

初衷是想在虚幻的网络空间中,记录一下真实的方方面面、有苦有甜,让自我们更加珍惜生命和更热爱生活。在没有美图的老照片里寻找我们的历史。

2008年7月31,27岁的我们告别的40摄氏度炎热的杭州,携带者内心的激动和兴奋,午夜到达了挪威首都奥斯陆机场。在十年后的今天,仍然记忆犹新,那是一个漫长的蹲机场夜晚。目的很简单,省钱过夜等待次日凌晨的航班。午夜的机场不冷,也不算清静,很多人机场过夜,但是那不是一个舒服的夜晚。

2008年8月1,我们中午抵达了大学城特隆赫姆(大家都尊称它为特村,原因是她只有人口18万却她确是挪威的第三大城市),见地图如下。它位于北纬63.4度,而中国最北的漠河不过52.9度。可以先说的是这里真的冬天比漠河暖和多的多,冬天的降雪量也比我的家乡大东北多的多。非科学查询,来自同事的话语,这里比同纬度地区比如东半球的冬天温度要高出30摄氏度,这完全要感激大西洋暖流恩赐给挪威独特的自然气候,还有丰富的渔业资源。关于更多的体验会在每周更新中体现。

到达特村的飞机是中午,天气晴朗,天高云淡,阳光下感觉到一些灼热,阴凉处有些风凉。根据东北人的经验,当时我们认为那是一个晴朗的秋天。十年后的今天,我却认为那是一个良好的夏日天气,原因是这里的最低温度不低,最高温度也高不起来啊。我们当时坐大巴从机场前往市中心,沿途看到了五颜六色的木头房屋,看不到尽头的起伏山头,待收割的金色农田(其实是一种草给牲畜吃的),青青的松树林,对于我们来说一切是那么的新鲜。对于来自东北小山区的我们,这里的山貌似太多,然而内心激动澎湃,周围的和家乡相似的植被似乎给我们带回了遥远的故乡,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赶脚。翻找了相机的老照片,如下2张代表当时的美好心情 。

Posted in 未分类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