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挪威十年—New Start

往事必须回首,如果没有了回忆,那走过的时间在生命的里程中留下的只有空白。到达挪威特隆赫姆(特村)一切都是重新开始,不得不引用主席的话“一张白纸可以做出最美好的图画“(可以被批如果引用不完整)。

我们就是靠这图下的两个大皮箱来到了特村。当时的皮箱还是淘宝买的,超级大的那种,里面装满了吃穿住行。记得当时里面装着个电饭煲和电磁炉,等到目的地都已经摔碎了(可见经验是很重要的)。庞大的皮箱也在后来二手市场抛售了,至今仍然保留2个不锈钢碗。翻箱倒柜找到了当时临时租住的小屋照片。这是大学的给访客租住的房子,古朴陈旧并干净,耐用的北欧特征暴露了它的年龄。小屋的第一晚就睡了十几个小时,那时候真的太困了。

特村是挪威工科学子的圣城,众多国人工科学子聚集在挪威科技大学NTNU。当时国内大学更名大潮来袭之际,挪威科技大学听起来很野鸡,话说这个名字也是1996年在合并几个学院后才更名,原来是挪威科技学院NTH。图下的主楼是当年NTH的历史,很多老教授都对合并持批评态度,毕竟这个NTH为挪威海洋石油贡献了太多的辉煌。没有海洋石油之前(70年以前)挪威的贫穷在欧洲是排名前列,穷得只能吃鳕鱼鱼,哈哈。这里插入一个60多岁老教授的关于贫穷的真实故事。#二战结束后,挪威重建,他在贫穷的山区给人盖房,盖了3个月的房子未知肉味,只能日复一日吃鱼。在房子封顶之时,有人看到远处有只野羊(可能由于终于站的高了哈),一声呼喊所有人拎着大棒出发,把野羊围追堵截打死吃了…要知道今天打死野生动物要被罚款#我去,我咋感觉不到这是一个心酸的贫穷故事么L!

这大学咋没门?没有竖牌或者横排?没有保安?没有围墙?哪里是学生宿舍?…这是我当时的第一反应,想找个大学名字照相都没有可能。如果没有人告诉,根本找不到学校。后来得知,挪威大学(欧洲)都是没有封闭校园,可能一栋楼就可以成立的大学。没有围墙的大学和居民区是紧密的融合,下图楼群就是NTNU一个校区部分的教学办公楼等等,没有保安也节省了学校的开支J。学生宿舍都是没有头绪的分布在特村的很多区域,如果运气差就必须租住很远的学生宿舍。当然很多学生会去租住民房,可能为了方便,也可能为了清净。那几年火爆的石油价格(147.278USD/B历史巅峰)造成当地很多高中毕业生选择工科专业,大量涌入的新生入学无房可租,难以理解,但事实如此。中国生产大量的工科毕业生,这一点在特村都体现了。这里聚集着众多来自的中国工科学子,个人觉得大部分挪威中国工科人都来自NTNU。

如果你跟挪威人聊天,很多人会说特村是一个En hyggelig by,真的很难直接翻译。如果强行给个翻译,那可能就是说它是个美好的城市,可以是个让人愉悦的城市,可以是一个有好的城市,可以是个不错的城市…对于我来说,它更像一个大学城,它是我们在挪威的起点。在特村的回忆是满满的。它有紧凑的公寓楼房,有庄严的教堂,有蔚蓝的峡湾,有青葱的农庄,更有快乐的特村欢迎您。

特村的尼达罗斯教堂

宁静的海边乡村

每年一度的欢庆游行

Posted in 未分类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